楚洛阳

【卷桃】痒

班长怕痒。


  是由卷毛亲眼所见班长被后桌戳而缩成一团总结出来的。


  从何时起呢?


  搜索下脑海里的记忆,是交作业引起的。


  那天,前桌在催作业,恰好后排女生没写。她用笔戳了戳班长,本想是到后背的,谁知班长向前一探,好巧不巧,点到了后腰。


  哪料到班长这样大的反应,腰惊得往前一弓,双手护住后腰,将其隔绝,双膝一抬碰撞抽屉,发出“砰”的巨响,桌上的文具掉落一地。


  全班回头看向来源,班长在众多目光注视中羞红了脸,耳尖发烫。眼睛逐渐向桌面瞟。


  “他真怕羞。”卷毛支手撑着脑袋,打量脸蛋红扑扑的人儿。


  自从这个弱点被组员发现后,班长就没有不被骚扰的时候——上课,后面两人无聊到发慌,把主意打在班长身上。班长不曾防备,便让两根手指戳到腰窝。她们可是两个人啊,班长才一个人,哪是她们的对手?左来下右一下,班长不一会防线崩溃,双手背在腰上“咯咯咯”地笑个没完。或是在下课,班上的男生更百无禁忌,从后冒出只手掐班长的腰的,来两人摁紧他的手,不让其动弹,像鱼肉般任人宰割。


  卷毛看着他,从咯咯笑声到被咽到咳嗽,心底没来由产生一种罪恶感。抢过在圈内的班长,拉着他坐到自己大腿上。一手搭在班长的腰间以防再被男生们偷袭,一手轻拍背部缓解那没停的咳嗽。看到班长气喘吁吁的脸,心软化几分。


  班长整个人靠进卷毛怀里,双手握住腰上的手臂,凶巴巴地瞪着那群男生:“你们看看人家,再看看你们,亏我还给你们抄答案,你们这群小白眼狼!”通红眼框没有半点架子。


  “腰真细啊,身子好软,难怪这么可爱……”


【卷桃】吵架

        他们吵架了。

  比每次都凶。

  “你以后别来找我。”

  “不找就不找,谁稀罕!”

  他们分了,只因这瓶误会人的柠檬茶,酸酸涩涩。

  事后,班长和副班玩在一起,卷毛也找了新欢。每当副班来找班长去打球时,卷毛会产生一丝不爽,可上课两人手肘碰在一起又会立马分开。

  不久,卷毛便和一些下课吵闹的男生一起,围成一圈。他们在捉弄女生发出大笑,卷毛都往班长所在处张望。而班长呢,他坐在那呢,安安静静的,时不时有人找他问数学题或副班来他身旁讲小话,丝毫没有要向这边看的意思。咬牙切齿,恨不得捏住他下巴转到自己面前质问:“为什么不看我?”

  四目相对,总有人落荒而逃。何人?是卷毛。

  呵,矛盾心理。

  见无法吸引班长注意,就作了个“田螺姑娘”——班长放学后没有收书的习惯,卷毛偷偷摸摸地把桌上翻开放得杂乱无章的书本整理好。知道班长嗜甜,整理后抓把糖丢桌上。

  “你就是那个田螺姑娘?”班长笑着,睫毛如只蝴蝶,很可爱。这不是对卷毛说的,而是副班。

  『怎么可能是他,他哪有我对你好』

  班长与副班走一起时,会主动牵牵副班的手或顺其自然环上臂弯。卷毛嫉妒:“他怎么没这般主动过,对我?”

  

 

      卷毛独自一人在宿舍,喝柠檬茶,酸酸涩涩。

  “这玩意好难喝。”

  “咔嗒。”

  谁?

  只见班长进门扫了眼四周:“副班呢?”

  “为什么老想着他,嗯?”一把拉过班长的手腕,按在门上。用力过度的指尖发白,小臂有明显的肌肉线条。

  “明明……”声音被堵住,唇瓣被卷毛又亲又咬,似乎尝到血腥味儿了。柠檬的酸涩和血腥味混在一起,尝起来好像刚好。直到手无力地抓住卷毛的衣领,对方才肯松开。

  “我错了,有了你我才如鹿归林舟靠岸,不要这样了好吗,对不起我真的对不起。”脑袋埋在班长的颈窝,嗅着那沐浴露的气味,喃喃细语。

  班长垂眼,睫毛因灯光的缘故,投下一片阴影。

  “你是从哪学来的情话?”人儿笑得发颤,埋在颈窝的脑袋也随动作晃动。

  对方双臂抱紧自己蓬松栗发,温润地说道:“我还是喜欢你的。”

  “!!!”

  卷毛激动地抬起头:“对啊!他哪有我好,我天天给你梳三七分!”

  “???”

【卷桃】少年人

 
      班长是班长,卷毛是班长的同桌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 一开始谁都不认识谁。卷毛是酷哥,晚修下课班门口围着一群女生看的那种。而班长是长的白白净净的,鼻梁骨上架着个眼镜,特乖巧。
      有天被老师安排的明明白白坐在一起,就这样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 班长发现卷毛的眼睛很好看,里面仿佛装了满天星辰。他对着自己笑时,眼睛快眯成缝,密长的睫毛搭在一起,浅浅的卧蚕因这一笑更明显,可再多的修饰也比不上那快从眼眸中浸出的笑意。每次卷毛笑,班长心中都会有一股子的暖意,像是一碗温汤水入喉般。
         班长问过卷毛:“你睫毛为什么这么长?”但卷毛却食指贴着唇瓣,弯着眼一脸神秘兮兮地对班长道:“这要保密的哦。”每当这话出口,班长都会上齿咬下唇,腮帮微鼓这样瞅着卷毛,想要刨根问底,可一对上那装了满天星辰的眼目都会泄气,撑着脑袋用笔戳着书本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班长不知道的是,卷毛很喜欢看到这副模样的他。卷毛会双手交叉放在桌上,头往班长的地方侧,垂帘看着班长。估计全班只有他和班长自己知道,班长的左眼下有颗痣,只有眼睛向下那颗痣才会如美人芭蕉半遮面一样露出。
          卷毛心中不知何时冒出这个念头:摸摸那人桃花眼下的痣。

好的我爱这对

为周周打call!!!